<samp id="1irtn"></samp>

  • <legend id="1irtn"></legend>
      1. <progress id="1irtn"></progress>
        1. <legend id="1irtn"></legend>
        2. <legend id="1irtn"></legend>

        3. 《哪吒》离创造中国神话电影宇宙还有多远?

          x
         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         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            无论戏里戏外, 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 (后称《哪吒》)都以气吞山河之势在中国影史上书写了不凡的成绩。 票房方面《哪吒》位列内地票房榜第四位,观影总人数方面更是一举超越了《流浪地球》,成为中国内地有数据统计以来,观影人次第二高的电影。前日,除了传来《哪吒》全国密钥延期上映一事,官方还公布了电影将在北美和澳洲上映的消息。 哪吒再次踩上风火轮,去往更远的远方。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捷报频传之下,有不少观众开始在社交平台上分析《哪吒》续集怎么拍、为什么我们不能像漫威宇宙一样构建自己的宇宙体系等问题。针对这些讨论,知著君今天就和大家一起谈谈 《哪吒》的成功离创造中国神话电影宇宙还有多远? 知著君对中国神话电影宇宙的实现持期待态度,但是在诠释创造“宇宙”的可能性之前,我们更需要去看见、去解决 尚未调和的想象成本和试错成本 。 《哪吒》片尾曝光的《姜子牙》预告无疑是激励观众拼凑中国神话宇宙拼图的一剂强心针,它既昭示着这两部电影承上启下的关系,也为我们吹响了不同人物角色在封神之令下集结的第一声号角。 ▲《姜子牙》概念海报
          高质量的预告片在给予观众更大期待的同时也散落了“封神宇宙”的碎片,沿着这一轨迹,中国神话宇宙开始从传说走向现实。除了以《哪吒》为首的封神宇宙, 山海宇宙、西游宇宙、宝莲宇宙、聊斋宇宙 也在网友的想象下初具雏形,甚至有人已经贡献了较为详细文字描述。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▲制图:@杨建东 在一片赞同叫好声背后,其实浮现出了这样一个问题: 单凭想象或描述,无法劈开尚处于混沌状态的神话宇宙。 我们需要意识到的是,在想象-成文-制作-呈现的递进中,每一道环节的转换都是一项挑战,主题的高度和情感的张力极有可能在环节的递进中“递减”。 ▲知乎网友编写的《山海经》 就拿 《上海堡垒》 来说,其原著中有这样一段描述:

            “这条短信在中国移动的信号台之间穿梭,找不到它的目的地,就像永不消逝的电波,穿行在空无一人的城市里。我想象这个沉眠在地下的城市,那条短信是个虚无缥缈的女孩,有的时候她会升上泡防御界的顶端,隔着那层透明的东西,看着紫色的大丽花盛开,而后低头俯视空无一人的城市,夜晚到来的时候,路灯在程序控制下‘唰唰唰’地都亮了,她站在路灯下,哼着我听不懂的歌!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语言在凝结的时空里流动,通过代入与想象,我们可以从描述中看到文字之外的宏大景象和细腻感情。但是在电影院里,《上海堡垒》呈现出的是打着科幻旗号的言情故事,是套着言情外壳的科幻过场,却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宏伟与细腻的融合,以至于观众认为这部电影提前给科幻元年划上了终点。 ▲《上海堡垒》短评 豆瓣评分3.2
          从刘慈欣、江南、郝景芳,到封神、西游、宝莲、聊斋, 我们缺少的不是成熟作品或历史积淀,而是真正置身于“宇宙”,去打磨想法的那份匠心。 “匠心”在创建神话宇宙初期是极其必要的。国产科幻电影也好,动画电影也好,它们在中国的基础比较薄弱,这种情况下,观众反而有着更好的期待值,会更迫切地希望有优秀电影出现来打破僵局。 相反,完备的漫威系列里,各角色依靠任务线索建立联系,横跨11年是构架能够起到相互扶持与补足的作用,在个人情结和故事主线的支持下,观众对单体作品的包容度也会有所增加,整体基调我们摆在面前,某部作品的瑕疵自然不至于推翻此前建立的好感。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当单打独斗的《上海堡垒》闯入我们对科幻的期待图景时,观众眼里的《上海堡垒》不是科幻宇宙的“探索者”,而更像是一个“搅局者”,它的失败也反映出了高昂的试错成本—— 一部电影不仅要为自己的成败负责,更影响着它所在的电影版图。 且不说未成形的“科幻宇宙”和“封神宇宙”,即便我们把视野放大到科幻电影和动画电影的领域,也还没有足够深厚的作品底蕴去不断承担像《上海堡垒》这样的试错后果。所以创造“神话宇宙”靠不得跨越式的想象,只能是本着匠人精神对每一步都精雕细琢。 接下来的矛盾是, 在一个IP市场上流行着多种认知,可我们只能选择其一作为统领“宇宙”的中心思想。 ▲西游IP下衍生出了各种作品 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把哪吒刻画成“魔童”形象,与《哪吒闹!泛汀赌倪复妗分械娜宋镄愿穸加薪洗蟪鋈,如果要以此为基点开辟封神宇宙,那么之前出现过的哪吒算是宇宙边界的“编外人员”吗?与之类似地,西游宇宙中,我们认可的是《西游记》里降妖除魔的猴哥,还是《大话西游》里被爱左右的齐天大圣? 知著君认为,这些多元形象活跃于各自的IP体系中没有任何问题,正如我们可以在《超凡》系列和《平行宇宙》中看到不同的蜘蛛侠,但是纳入到神话宇宙中的角色是唯一的。 也就是说, 在统一的宇宙体系面前,观众需要说服自己固有的认知心理,打上新的文化印记;角色需要有所舍弃,才能延续一致的风格,确保价值输出的连贯性。 这就意味着,在受众市场上隔离流通的旧有角色,用新的设定去创建神话宇宙会经历一段阵痛,一方面荧幕形象的认知度需要充分下沉,另一方面新形象的流量也需要时间积累。 角色过滤带来的问题还需要从角色本身去解决。 ▲人物塑造上的连续性 漫威宇宙在刻画英雄形象时, “交响乐”式地演绎了英雄从“启程”到“启蒙”再到“回归”三个成长阶段的全过程,实现了小章节内的互相关联和宏观叙事上的首尾呼应。 虽然我们期望中的“神话宇宙”并非要走漫威的老路子,但是只有具备这种角色的全局观念才能让表面上的IP内容缩水变成实质上的IP升级再造。 除了我们之前提到的观众自身文化心理的调和,其实在“神话宇宙”里,不同属地的宇宙观也有着微妙差异。 ▲2001版《封神榜》中的哪吒 比如封神世界是盘古开天辟地塑造的有始无终的世界,而西游世界是类似于《三体》的归零重启、无始无终的世界。在不同宇宙观的碰撞下,封神、西游里时空重合的部分的处理、哪吒等通用角色对情节的引导…… 这些不起眼却涉及到文化基因的问题,将决定“神话宇宙”的最终气质。 最后知著君想说的是,我们探明可见或不可见的阻碍,目的是为了在茫茫的“神话宇宙”中找到下一颗行星的方向。期待站在《哪吒》这颗正在发光的行星上,迎来夜空被点亮的那一天。

             ◇ E N D ◇

            参考资料:

            [1] 知乎话题. 杨建东. 为什么中国的玄幻小说不能延伸出漫威宇宙.

            [2] 刘亭.IP升级:“漫威电影宇宙”制片模式对中国漫改电影合拍策略的启示[J].当代电影,2019(07):133-137.

            图片来源于网络

          特别声明: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观点。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         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
          © 1997-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| 公司简介 | 联系方法 | 招聘信息 | 客户服务 | 隐私政策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地图 | 意见反馈 | 不良信息举报

          知著网

          中国网络视频研究中心官方平台

          头像

          知著网

          中国网络视频研究中心官方平台

          778

          篇文章

          72499

          人关注

          列表加载中...
          请登录后再关注
          x

          用户登录

          网易通行证/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:
          忘记密码
          香港一肖中特最准资料-香港资料一肖中特图-香港最快的开奖現场